首页 > 剧情介绍 > 正文

吉人自有天相全集剧情

2016-07-20 18:55:43 /剧情介绍 / 浏览 次 / 字号 / 评论0条

吉人自有天相第1集剧情介绍

  民国十六年间,江南扈城,陈姓大户的小少爷突然罹患怪病,浑身溃烂,奇痒难耐,便寻名医,却救治无方,经施管家推荐,请来白云山乡野郎中陶敬轩,是陶敬轩的祖传秘方让小少爷止痒消肿,病情得到缓和。陈家老爷长年在省城经商,家中有两位太太,形同水火,九年前二太太游月娥的儿子在大太太房里离奇身亡,游月娥从此怀恨在心,发誓报仇,当她得知陶郎中在小少爷的药里添加一剂有毒的马钱子,认为报仇的时机来了。陶郎中有一女儿,名叫陶九丹,长得水灵可人,聪明伶俐,陶郎中出诊不在家,她以独特的方式治好果园赵叔的肾结石,陶赵两家早有婚约,将九丹许配给赵家长子赵建武,两孩子从小青梅竹马,情投意合。陈老爷陈天阔在省城的红粉知己萧百合,率领学生工人反抗黑暗腐朽的政府,遭警察围捕,陈天阔驾车将她救出,关进别墅,不许她出去闹事。得知小少爷重病,陈天阔返回扈城,萧百合趁机逃离,陈天阔只好托军部的拜把兄弟裘大可暗中保护,裘大可率队包围了萧百合寓所,萧百合为掩护进步学生撤退,不幸中弹牺牲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集剧情介绍

  陈天阔赶回省城,和裘大可反目成仇。入夜,游月娥故意拉闸停电,将药房买来的马钱子偷偷放入小少爷的药罐,跳窗离开时不慎刮伤胳膊,被仆人马六看见。小少爷服入过量马钱子,昏迷不醒,陶郎中想察看昨晚的药渣,不料药渣不翼而飞,原来是被马六藏起来了,马六趁机要挟游月娥,游月娥以一金条使其封嘴。陈天阔走上街头,加入游行示威的队伍,公开与反动政府叫板。九丹担心父亲在扈城遭遇不测,建武把她带到树下,对她说,如果以后他们走失了,就在树上绑一根红带子,就能找到对方。陈家请来大神给小少爷作法,游月娥强迫陶郎中嫁女,给小少爷冲喜,并蛮横地逼陶郎中按了手印,留下字据。施管家不齿游月娥所为,偷偷放走陶郎中,游月娥对施管家动用家法,施管家愤而辞职不干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3集剧情介绍

  游月娥提拔马六为新管家,她警告马六,若是把秘密说出去,会叫他死得很难看。马六喜欢丫鬟阿婵,但阿婵很讨厌他,他拿着阿婵爱吃的松糕,去后院巴结阿婵,碰了一鼻子灰,怏怏离去。阿婵吃松糕时被游月娥发现,将她拉进厨房,吩咐厨子沾上馊水,逼她吃下。陶郎中逃回山中,决定把九丹送到四方镇亲戚家躲躲,九丹半路跳车来到赵家,赵大叔听了九丹的叙述,觉得事有蹊跷,叫建武送九丹下山,他亲自去会会陶郎中,了解情况。马六奉命进山,逼陶郎中嫁女,赵大叔赶到,和马六一伙打了起来,混乱中碰倒油灯,酿成火灾,陶郎中夫妇和赵大叔不幸葬身火海。九丹和建武下山途中,和马六一伙狭路相逢,两人逃离时双双坠入山崖,九丹逃过一劫,回到家中,惊见家园全毁,父母双亡,悲痛欲绝。建武则被经过的盐帮救走。马六挨了游月娥一巴掌,游月娥叫他对外宣称陶郎中一家畏潜逃,下落不明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4集剧情介绍

  阿婵不想一辈子给人当丫鬟,主动愿意为小少爷冲喜,遭到游月娥的冷嘲热讽,马六劝阻不成,十分郁闷。赵大娘和建文把九丹接回家,想起建武向她求婚的情景,九丹忍不住泪如雨下。组织上追认萧百合为共产党员,陈天阔感到十分欣慰,向孟姐诉说他和萧百合邂逅相识的过程,孟姐临走前送他一本毛泽东写的『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』。九丹半夜离开赵家,下山去找建武。游月娥唯恐阿婵冲喜,如愿当上少奶奶,偷偷打电话给陈天阔,陈天阔火速赶回扈城,抱着小少爷去找西医,无奈为时过晚,小少爷一命呜呼,陈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。陈天阔追究小少爷死因,游月娥搬出医书,快剧网首发,咬定是陶郎中害死小少爷,陈天阔命马六带他进山找陶郎中,不料大雨冲垮山路,只好作罢。九丹下山途中不慎滑落山坡,所带盘缠散落一光,身无分文。阿婵把小少爷死前宅子里发生的蹊跷事告诉陈天阔,陈天阔决定对小少爷进行解剖,查明真相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5集剧情介绍

  老夫人坚决反对解剖验尸,游月娥趁机嫁祸大太太陈周氏,老夫人不问青红皂白,狠狠打了陈周氏一记耳光,陈周氏情绪崩溃,在宅院里又哭又闹,游月娥又率家仆给陈天阔下跪,求陈天阔给小少爷留一个全尸。陈天阔迫于压力,只好放弃解剖,游月娥这才松了口气,那厢陈周氏想不开,割腕自杀未遂,捡回一条命。昏迷几天的建武终于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跑私盐的舵子帮山洞里,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:九丹在哪儿?舵子帮老大舵爷是个豪情仗义的江湖汉子,叫建武把伤养好再说。九丹流落扈城,饥肠辘辘的她偷吃陈府一根胡萝卜,遭家仆追打,九丹慌不择路,一头扎进陈天阔怀里,陈天阔惊见她和萧百合长得一模一样,叫家仆放了她,并给了她一个铜板。九丹沿着山路继续找建武,遇到一位妇人抱着一个被毒蛇咬,陷入昏迷的孩童,她二话不说蹲下身,用嘴吸出孩童伤口里的毒血,救了孩童一命,自己却中了蛇毒,晕死在路边,被孙记豆腐店的女掌柜和她的傻儿子孙占春所救。孙母请来郎中给九丹治病,傻占春对九丹一见钟情,寸步不离,还去牛棚偷牛奶给九丹喝,被米婶满大街追着跑。游月娥如愿害死小少爷后,马不停蹄要给陈天阔再生一子,以巩固她在陈家的地位。舵子帮被昔日反目的弟兄『大锤子』截了私盐,弟兄们摩拳擦掌要跟『大锤子』火并,被舵爷按住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6集剧情介绍

  舵爷念及『大锤子』曾是舵子帮二当家,请陈天阔出面调停,平息舵子帮和『大锤子』的纷争。游月娥故意拿老爷在她房里过夜,刺激陈周氏,陈周氏情绪再次崩溃,这还不打紧,游月娥又趁陈周氏意志薄弱之际,引诱她染上大烟瘾。建武为了报恩,毛遂自荐和舵爷一起去和『大锤子』谈判,讵料『大锤子』背信弃义,暗中布兵,将陈天阔和舵爷包围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建武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枚手雷,命令『大锤子』的手下把枪扔进河里,不然同归于尽,陈天阔和舵爷这才成功脱险。原来建武学过几招戏法,他运用障眼法,瞒过搜身,将手雷带入凉亭,立下奇功,舵爷对他欣赏有加。米婶一句『你儿子红鸾星动』点醒孙母,请来算命婆给九丹看相,得知九丹面相旺夫旺子又旺才,更是心花怒放。地痞二踢脚戏弄占春,唆使他穿上寿衣店寿衣回家娶新娘子,见傻儿子对九丹如此上心,孙母动了歪念,想把九丹许配给占春,占春妹妹文秀反对母亲乱点鸳鸯谱。九丹终于醒来,对孙家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,孙母听了九丹的不幸遭遇,更打定主意把她留下,给她傻儿子当媳妇。舵子帮和『大锤子』火拼大获全胜,舵爷开香堂,要吸收建武进舵子帮,建武婉拒了舵爷的好意,要去找九丹,舵爷不再强留,送他上路。建武没走多远,就看见『大锤子』率缉私队,向舵子帮包抄过来,建武再立奇功,帮舵子帮成功突围。 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吉人自有天相第7集剧情介绍

  孙母扯了布料,给九丹做新衣,要她把这儿当自己的家,九丹执意要去找建武,孙母为了留住她,在豆浆里放蒙汗药,九丹喝了昏睡不醒,文秀知道后,怒斥母亲缺德。建武告别舵子帮,回到白云山家中,才知一场大火夺走三条人命,九丹下山去找他,下落不明,他擦去眼泪,决定下山把九丹找回来。乌鸡为了讨好舵爷,逼建武回盐帮,带人进山绑架了建武母亲,作为人质,建武无奈之下,被迫答应加入舵子帮。孙母向族中长老请示,把九丹嫁给占春,得到长老们的支持。警察突然冲入陈府,栽赃陈天阔贩卖私盐,将他逮捕。文秀暗示九丹此处不宜久留,单纯的九丹不疑有诈,还给占春的裤子绣花,占春『姊姊』、『姊姊』叫得更欢了。游月娥带着金条上警察局通路子,冯局长对她一见起色心,说陈天阔的案子上峰亲自在抓,虽然他爱莫能助,但他可以安排游月娥去探监。陈周氏不满游月娥出风头,去找老夫人,说再怎么着她也是陈府的大房,结果挨了老夫人一顿训斥,老夫人已完全倒向二房游月娥一边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8集剧情介绍

  游月娥去监狱探监,陈天阔断言是国民党秋后算帐,他吩咐游月娥给舵子帮捎封信。占春头戴花环跑回家,见九丹就抱,嚷嚷着『新娘子』,『新娘子』,孙母见纸包不住火,便征询九丹意见,愿不愿意给占春当媳妇,九丹一口回绝,当即收拾东西离开孙家,孙母脸一沉,命令长工将她绑起来,关进屋里。文秀半夜偷出钥匙,放走九丹,怎知没逃出豆腐街,就被抓回。孙母当即决定第二天迎娶九丹进门,九丹拼死反抗,五爷用迷药将她迷昏,押上花轿。建武下山执行任务,与花轿擦肩而过。孙母见九丹久久醒不来,派文秀代替九丹,和占春拜堂,事情败露,引来一阵哄笑。九丹半夜醒来,惊见失去贞洁,痛不欲生,发疯似地搥打占春,孙母将她按在祖宗牌位前,逼她承认是孙家媳妇。舵爷率盐帮夜袭缉私队仓库,对外放话被缴获的私盐是他们舵子帮的,跟陈天阔无关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9集剧情介绍

  游月娥利用报纸的力量,为陈天阔申冤,赢得老夫人的赏识。孙母以过来人姿态劝九丹接受占春,九丹提出洗澡,孙母喜出望外,以为她回心转意。想起建武,九丹忍不住泪流满面,哭着说阿武哥我对不起你,她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,悬梁自尽,幸好文秀发现得早,将她救下。陈天阔贩私盐一案开庭审查,法官最终以证据不足将他释放,陈府大摆宴席,为陈天阔去秽洗尘,游月娥一派女主人风范,冯局长对她眉来眼去,陈周氏心有不甘,喝起闷酒,酒醉大闹宴席,给陈家丢脸。陈天阔察觉有异,从陈周氏屋里搜出烟具,陈周氏哭诉这都是让陈天阔给逼的,小少爷死后他何曾关心过她?陈天阔深感内疚。九丹三天不吃不喝,孙母命令长工撬开她的嘴,强行灌米汤,九丹倔强地说,只要不把她打死,她就要跑!乌鸡押着建武回山里探望家人,建武才知九丹仍下落不明,为了找九丹,他被迫回到盐帮。陈天阔帮陈周氏戒毒,陈周氏终于说出真相,是游月娥害她染上烟瘾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0集剧情介绍

  入夜,孙母逼占春和九丹同房,占春跑进柴房躲起来,任孙母怎么敲,就是不开门。在最绝望的时候,是父亲留下的中医秘籍给了九丹力量,她要活下去,找到建武,给爹娘报仇,她不再绝食,暗中寻找逃跑的机会。丫鬟翠玉在柴房里捡到一根簪子,阿婵立即拿去给陈周氏,陈周氏见猎心喜,叫上老夫人,向游月娥兴师问罪,指小少爷昏迷的前一晚,宅子里突然停电和游月娥有关,怎知游月娥早有准备,拿出一模一样的簪子。陈周氏问罪不成,反遭老夫人一顿训斥,游月娥再次占上风。老夫人拿出夜明珠,对游月娥说,只要她能给陈家添丁,就把这夜明珠送给她。九丹来豆腐店帮忙,趁文秀走开,偷偷溜走,结果仍没跑出豆腐街,就被抓了回来,为了断了她逃跑的念头,五爷残忍地打断她的腿。占春不顾一切抱着九丹去找大夫,再次与建武擦肩而过,原来舵爷听说『怡香院』买进一个叫九丹的雏妓,便带建武来找人,结果发现同名不同人,占春把这可怜的姑娘救出火坑。两名长工不齿孙母所为,辞工离去。建武和舵爷在豆腐店小憩,九丹似有心灵感应,拼命朝外爬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1集剧情介绍

  无奈建武还是离去,又一次和九丹擦肩而过。阿婵顶撞游月娥被罚刷马桶,马六向她示爱被骂了回去。陈家在省城的银行爆发挤兑风波,老夫人叫陈天阔把游月娥带去省城照顾他,同时方便造人。游月娥临走前不忘刺激羞辱陈周氏一番。占春晚上又被母亲推进屋和九丹同房,他主动打地铺,睡在九丹床边。乌鸡欲强暴建武从『怡香院』救出的姑娘,挨建武捅了一刀,快剧网首发,建武带着姑娘逃离舵子帮,来到白云山,叫母亲和弟弟带着姑娘去别处躲躲,他继续下山找九丹。占春每天载着九丹去诊所换药,这天九丹在街上看到建武,急忙叫占春追上,眼看就要追上,建武被舵子帮的弟兄打晕劫走,九丹看到墙上的寻人启事,证实建武还活着,激动得热泪盈眶。建武被押回舵子帮,舵爷爱才心切,只要他安心待在舵子帮,饶他一死。建武为了脱离舵子帮,依照帮规毅然剁掉自己一根小手指。九丹忍着巨大疼痛,亲手给自己接骨,她要尽快好起来,去找建武。建武去码头扛包,见义勇为,救上一名跳河自尽的男子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2集剧情介绍

  工头嫌建武多管闲事,将他开除,文秀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建武交不起房费,被大车店老板娘赶了出来。孙母为了笼络九丹,手把手教她点卤绝活,九丹突然恶心想吐,孙母看在眼里,笑逐颜开,九丹终于怀上了,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就安分了,但这个消息对九丹来说却是晴天霹雳,不由地失声痛哭。孙母熬了鸡汤给九丹喝,九丹不肯喝,孙母就叫占春举着碗跪在她面前,直到她喝为止。入夜,九丹一遍遍拿肚子撞桌子,想把胎儿撞掉。她无意间发现墙角的牵牛花,偷偷抓了一把,往嘴里塞,被孙母看见。不久她腹痛难忍,孙母急忙叫来大夫,才知孕妇吃了牵牛花容易导致流产,孙母决定亲自盯着九丹,九丹上哪儿她上哪儿,寸步不离。游月娥随老爷打道回府,老夫人见她没有怀孕迹象,十分失望。陈周氏趁机嘲讽游月娥光呕烟不生火,两个女人互相讽刺挖苦。游月娥特地从省城带回福寿膏送给陈周氏,意志薄弱的陈周氏再度和毒品沾边。九丹随孙母去慈云寺烧香,遇见在寺庙门口搭粥棚救济灾民的陈天阔,陈天阔惊讶地发现多日不见,九丹已身怀六甲。多嘴的米婶告诉他,九丹嫁给一个傻子。 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吉人自有天相第13集剧情介绍

  建武排队领粥时发现九丹,急忙朝九丹跑去,不料撞倒一名妇女,妇女误以为建武非礼她,招来民众,将他围住,他和九丹还是失之交臂。陈天阔和育良通宵阅读孟姐赠送的毛泽东的『中国各阶级的分析』,越读心里越亮堂。建武生病,大车店老板娘将他扔在大街上,文秀叫来三轮车,把他送去诊所治疗,建武的笛子落在车上,被她捡到。游月娥拜访警察局冯局长,送上省城买的名表,冯局长眉开眼笑。陈天阔特地来豆腐店看九丹,对自己的不幸遭遇,九丹只字不提,孙母叫九丹和这位大主顾攀上关系,这在豆腐街也很有面子。建武病愈,决定离开扈城,去宣城找九丹。游月娥给陈天阔送『送子汤』,招来陈天阔的厌烦。九丹从文秀手里发现建武的笛子,心情激动,热泪盈眶,她借口上街买东西,去大车店找建武,可建武已经离去。回家途中,九丹遇到陈天阔和游月娥,用草药治好了陈天阔受伤的马。游月娥惊讶九丹竟然和死去的萧百合长得一模一样。九丹情不自禁地吹起笛子,建武像是受到召唤,转身往回走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4集剧情介绍

  九丹不许占春上床,占春乖乖打地铺,看着憨厚善良的占春,九丹心里陷入矛盾。九丹给马治病的消息很快传开,米婶牵来不下奶的羊,九丹略施巧手,就解决了问题,赢得众人一致赞赏。陈天阔得知九丹的不幸遭遇,带着育良和律师来到豆腐店,宣布九丹和占春的婚姻无效,和孙母起了冲突,冯局长率警察赶到,以强占民女罪,带走了孙母和占春。九丹毅然决定跟陈天阔离开豆腐店,陈天阔说,她要是不想回老家,可以留在商行做事。文秀跑来给九丹下跪,求她救救母亲和哥哥。九丹念及孙家有救命之恩,违心去警察局立字据,声明自愿嫁给占春。孙母想出一招缓兵之计,把九丹送去清水镇大舅家安胎,等把孩子生下来,去留由她。陈天阔上门扑了个空。文秀去酒楼卖豆干,被地痞二踢脚一伙调戏,在酒楼当跑堂的建武见义勇为,和二踢脚一伙打了起来,再次被老板开除。文秀请他来豆腐店帮衬,多疑的孙母见他缺根小手指,将他打发,在文秀的坚持下,才勉强把他留下。建武一边在豆腐店当伙计,一边继续寻找九丹。九丹父母的忌日到了,她请大舅放行,让她进山祭拜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5集剧情介绍

  文秀将笛子还给建武,建武失而复得,深情地吹了起来。九丹和占春进山上坟,碰到建文和母亲,赵母见九丹大腹翩翩,既愤怒又鄙夷,为儿子建武不值,九丹百口莫辩。孙母收拾屋子时,意外发现九丹藏在席子底下的寻人启事,大吃一惊,责怪文秀把麻烦招回家。她找借口将建武辞退,文秀偷偷藏起笛子,留个念想。孙母估计九丹即将临盆,去清水镇把九丹接回家,九丹前脚走进豆腐店,建武后脚来取笛子,两人终于相见。看到九丹现在这样子,建武惊讶万分,不停追问这是怎么回事?九丹只是摇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由于激动过度,羊水破了,孙母急忙叫来接生婆,替九丹分娩,不料产妇大出血,就在这九死一生之际,陈天阔赶到,将九丹送去医院,保住一命,并生下女儿。九丹感到自卑,不认建武。孙母把建武叫回家,拿出五十大洋,求建武忘了九丹,建武赶回医院,九丹已被转移,下落不明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6集剧情介绍

  九丹被转移至清水镇,这厢,建武大闹豆腐店,五爷率族人围住他,对他拳打脚踢,文秀情急之下大喊警察来了,才把五爷等人赶走。建武求文秀说出九丹下落,心情矛盾的文秀硬是没吐露半个字。孩子半夜啼哭,占春帮九丹哄孩子,奇怪的是,孩子一到占春怀里就不哭了,他不眠不休,抱着木棍守在九丹房外,保护『姊姊』,九丹看在眼里,感动在心里。九丹给孩子取名心慈,大舅劝她想好了,走有走的好,留有留的好,她看着襁褓中的心慈,陷入矛盾之中。建武提刀冲进豆腐店,逼孙母交出九丹,文秀无奈只好告诉他九丹藏在哪儿。建武策马来到清水镇,抢走九丹,孩子却被占春死命夺下。九丹放不下心慈,求建武放了她,建武不依,带她投奔盐帮。『姊姊』不见了,占春跟掉了魂似的,不吃不喝,整天用脑袋撞墙,孙母不知如何是好。九丹病倒了,建武只好去『陈记商行』向陈天阔求助,不料在商行门口见到马六,他一眼认出马六就是那个追杀他和九丹,导致他们翻车坠崖的鼻子旁长痦子的家伙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7集剧情介绍

  陈周氏见游月娥如今呼风唤雨,很是不甘,她看上了贴身丫鬟阿婵,要把她许配给老爷。一心想飞上枝头当少奶奶的阿婵,自然顺从陈周氏的意思。建武将他的发现告诉九丹,九丹要他慎重,既不能错过仇人,也不能冤枉好人。游月娥刻意打扮成萧百合模样,勾引陈天阔,反而引起陈天阔的反感和厌恶,游月娥绝望之下,摘下陈天阔胸口的一粒钮扣。当她得知陈天阔带罗伯特医生进山给九丹治病,偷偷打电话给冯局长,想藉缉私队之手除掉『情敌』九丹。盐帮长辈道叔及两位兄弟为掩护建武和九丹撤退,不幸牺牲。仗义的建武不愿在这时撇下盐帮,远走高飞,他决定回去找舵爷,九丹要跟他一起去。孙母叫文秀假扮九丹,躺在医院里,向占春谎称九丹生病住院,快剧网首发,得过一阵子才能回来,这一招果然奏效,占春又恢复了往日的憨厚笑容。建武和九丹又踏上了贩盐的路,半路上遭遇劫盐的唐老四,双方展开激战,舵爷受伤,九丹替他动手术,取出子弹。阿婵打扮得花红柳绿给陈天阔送茶点,被游月娥看见。舵爷宣布建武为『舵子帮』二当家,引来乌鸡的嫉妒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18集剧情介绍

  乌鸡去烟馆抽大烟,唐老四派人给他送去上好的烟土,想拉拢他。陈周氏去见老夫人,提出把阿婵许配给老爷,算命的说,阿婵命中多子嗣,能给陈家添枝散叶。两人谈话被马六听到,急如热锅上蚂蚁,求游月娥帮忙,将阿婵许配给他。生性多疑的游月娥,担心马六一旦和阿婵结了婚,会反戈一击,把她给卖了,因此不置可否,苦思对策。『舵子帮』跑盐来到扈城郊外,九丹想去豆腐店看看孩子,建武要跟她一起去。两人来到豆腐店外面,张大夫刚好给心慈看完病出来,听见心慈的哭声,九丹心如刀绞,建武决定把心慈偷出来。但他的行动被占春发现,孩子没偷成。占春又变得不吃不喝,跟掉了魂似的,五爷想出馊主意,带他去妓院开荤,这样就不会死惦记着九丹了,结果闹了不少笑话,挨了孙母一顿骂。舵爷建议建武赶紧和九丹成婚,有了他们的孩子,九丹就安心了。 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吉人自有天相第19集剧情介绍

  孟姐乔装成阔太太,来到陈记商行,请陈天阔帮忙,给苏区运盐。马六见游月娥迟迟没动静,便威胁游月娥,游月娥只好硬着头皮,替他说媒,被阿婵一口回绝。陈天阔召见舵爷,把运盐任务交给了他,舵爷二话不说,应了下来。陈天阔得知九丹和建武即将成亲,非常高兴,特地送他俩一对金锁片。建武和九丹的喜事因运盐任务而搁置,『舵子帮』连夜将盐装进竹筒里,制成轿子,乔装成娶亲队,向苏区进发。游月娥趁老夫人和陈周氏去慈云寺过夜,派人将阿婵绑起来,强押进马六房里,马六借着酒劲强暴了她,两人就算成亲了。被唐老四收买的乌鸡,偷偷去烟馆告密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0集剧情介绍

  阿婵给陈天阔下跪,替她主持公道,不料老夫人完全倒向游月娥这边,认可了阿婵和马六这门婚事,陈天阔也无可奈何。运盐计划失败,九丹被捕,在剿匪总部的严刑拷打之下,坚强的她,硬是不说一个字。阿婵见大势已趋,只好含泪接受马六为她的丈夫,马六对她说:你只要好好跟我过日子,我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。建武要去救九丹,被舵爷拦住,叫他别以卵击石,轻举妄动,建武失去理智,完全不听劝,舵爷只好派人将他绑起。舵爷去见陈天阔,商量对策。那厢,乌鸡偷偷放了建武,怂恿他带弟兄下山去救九丹,幸好舵爷及时赶回,加以制止,舵爷对乌鸡的反常行为产生怀疑。对陈天阔心灰意冷的游月娥,常找冯局长厮混,差点被陈天阔撞个正着,十分狼狈。陈天阔请冯局长帮忙,放了九丹,冯局长说这案子是剿匪总部在抓,他插不上手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1集剧情介绍

  陈天阔和冯局长的对话,游月娥都听到了,她火速回府搬出老夫人,对陈天阔兴师问罪,指陈天阔为了一个豆腐西施,不惜搭上通匪嫌疑。老夫人一怒之下撤了陈天阔的职,由游月娥接管商行,游月娥喜出望外。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九丹被押上囚车,即将开赴刑场之际,剿匪廖专员的太太认出了她,原来廖太太就是那位被毒蛇咬的孩童的母亲,是九丹救了她儿子一命。死里逃生的九丹,拒绝了廖太太的挽留,执意回盐帮,半途中和建武劫后重逢,两人情不自禁紧紧拥抱,殊不知,廖专员派人暗中跟踪,发现了盐帮藏匿的山洞。当晚舵爷为九丹和建武举办婚礼,就在即将拜天地的时候,枪声大作,剿匪队包围了盐帮,盐帮被打散,舵爷掩护建武和九丹撤退。阿婵上街给陈周氏买胭脂水粉,巧遇远房表哥大双子,两人年幼青梅竹马,曾互许终身,如今在异乡重逢,不胜欷嘘。九丹和建武来到扈城,下榻大车店歇脚,建武知道九丹心里一直惦记着心慈,决定再去豆腐店偷孩子,但仍没成功,被抓进祠堂,严刑拷打,孙母逼他说出九丹的下落,他死都不说。九丹左等右等不见建武回来,意识到出事了,急忙离开大车店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2集剧情介绍

  九丹一进豆腐街就被孙姓本家抓获,押进祠堂,惊见建武被绑在柱子上,浑身是血,孙母对九丹说:现在建武是死是活,就凭你一句话。九丹违心发誓愿意留下来和占春过日子。文秀冲进祠堂,不顾一切保护建武,大声说『我喜欢建武哥』,气得孙母直跺脚,叫五爷赶紧把建武赶出扈城,建武抓着九丹就跑,被孙姓本家团团围住,拳打脚踢,晕倒在地,占春将他背去豆腐店,九丹则被关进楼上小屋。文秀推开母亲的阻拦,硬要留下来照顾昏迷不醒的建武。听见心慈的哭声,九丹心都碎了,她要来纸笔,给心慈开药方。孙母给她下跪,恳请她看在心慈生病的份上留下来。阿婵回到陈府,还沉浸在和昔日恋人重逢的喜悦中,马六问她一整个下午去了哪儿?两人一言不合,大打出手。晚上,马六把阿婵从床上拽起,陪他喝酒,几杯下肚,马六酒后吐真言,把游月娥毒死小少爷的秘密说了出来。建武醒来,执意要带九丹走,九丹为了生病的女儿,狠心拒绝,求建武把她忘了。建武失望离去。阿婵又去找大双子,把马六的秘密告诉了他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3集剧情介绍

  建武离开扈城,重返盐帮,得知舵爷在那次突围中被捕,乌鸡如今成了大当家,竟然伙同军阀郭大头,带着弟兄贩大烟。当晚,建武站出来和乌鸡对决,一把左轮手枪,膛里只放一颗子弹,建武和乌鸡各对着脑袋放三枪,看谁把自己的脑袋轰爆。略懂一点戏法的建武,稍施小计,让乌鸡俯首称臣,落荒而逃。文秀毫不掩饰对建武的爱,就要和建武在一起,九丹将所有痛苦往肚里咽。游月娥接到匿名勒索信,要她在指定的钱庄账号里存两百块大洋,不然就把她害死小少爷的真相抖出来,游月娥大惊失色,第一个怀疑是马六干的,可马六矢口否认。她心生一念,用左手伪造了一封隐去真相的勒索信,去找冯局长,请他揪出勒索者,将麻烦摆平。马六回屋,掐着阿婵的脖子问她,是不是趁他喝醉酒时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事?阿婵反唇相讥,若想保守秘密,就别喝酒。冯局长率警察来到钱庄,逼掌柜交出储户的资料,然后驱车赶往金兰商行,只见铁将军把门,商行早已倒闭多日,才知上当。原来诡计多端的大双子通过异地取钱的方式,成功取走二百大洋。阿婵要他带她远走高飞,他说不急,他还要干票大的。建武买通狱警,潜入监狱,告诉舵爷盐帮没散,乌鸡因贩烟土被他赶出舵子帮,弟兄们一定设法救他出狱。陈天阔被老夫人去职后,专心经营孤儿院,这天,他带着一群孩子在户外踢球玩耍,遇到九丹,得知九丹已回孙家。孙母见文秀死心塌地喜欢建武,便请五爷说媒,五爷把文秀许配给地痞无赖二踢脚,孙母财迷心窍,看上二踢脚家是开钟表行的,竟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4集剧情介绍

  文秀怒不可遏,把二踢脚的聘礼往外扔,怒斥母亲卖女。她对九丹说,这个家她再也待不下去了,她要去找建武。游月娥又收到勒索信,这回狮子大开口,向她索取一千大洋。夜深,文秀女扮男装离开家,九丹把她送到路口。游月娥照勒索信上的指示,把钱丢进戏院前的垃圾桶里。警察布下所谓天罗地网,以为这次一定万无一失。大双子不动声色地进入戏院看戏,然后悄悄溜到后台,点燃干草,制造了一起火灾,人们争先恐后从戏院跑出,一时间挡住了警方的视线,大双子趁乱顺利将钱取走。活在被勒索恐惧中的游月娥,惶惶不可终日,半夜从恶梦中惊醒,又哭又闹,被陈周氏耻笑。文秀离家出走,把孙母急得团团转,不知如何向二踢脚交代。文秀来到白云山,发现赵家已人去屋空。九丹去孤儿院给患哮喘的孩子送药,遇到陈天阔,陈天阔的善心令她由衷地敬仰。孙母发愁怎么把彩礼退给二踢脚,她去求五爷帮忙,碰了一鼻子灰,结果还是九丹出面,退掉彩礼。二踢脚恼羞成怒,带一群流氓上门,把豆腐店砸得稀巴烂,占春挥刀将他们赶走。第二天,九丹坚持开店,孙母以酒消愁,喝得酩酊大醉。地痞又上门闹事,说吃了豆腐店的毒豆腐中毒,躺在地上装死,九丹略施妙计,戳破了他们的把戏。二踢脚还不罢休,又唆使地痞抬着棺材,来豆腐店闹事。 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吉人自有天相第25集剧情介绍

  警察赶到,把九丹带走。孙母再去求五爷帮忙,仍碰了一鼻子灰,五爷和二踢脚串通一气,置之不理,孙母无奈中想到陈天阔。陈天阔来到豆腐店,机智的他趁地痞不留意,将棺材一掀,里面竟是空的。被识破诡计的地痞,这才灰溜溜离去,不敢再来闹事。九丹又来孤儿院送药,院长无意间提起陈天阔如何穿越苦难,化小爱为大爱,九丹赫然得知陈天阔小儿子两年前因病去世,而替小少爷治病的郎中,正是她父亲!九丹瞬间迷乱了,她怎么也不相信儒雅善良的陈天阔就是杀害她父母的凶手!她决定亲自去陈府送豆腐,探听虚实,马六一眼认出了她,大惊失色,急忙跑去告诉游月娥。九丹在书房见到小少爷照片,故意把话题引到这上面,陈天阔如实一一道来,证实了院长所言,九丹哭着跑离。陈天阔也震惊不已,他万万想不到,九丹竟是陶郎中的女儿。九丹半路上遇到乌鸡,叫乌鸡带她去见建武,她要把真相告诉建武,两人在出城的路上又遇到占春,占春死活要和九丹一起去,九丹只好带上他。马六被陈天阔绑到堂屋,事到如今,马六只好承认陶郎中夫妇被火烧死了,但他强调那只是一场意外。游月娥见马六快兜不住,赶紧打电话给冯局长。冯局长带警察上门,把马六抓走。陈周氏认为马六不过是替人受过,游月娥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,但她苦于没凭没据,奈何不了游月娥。老夫人求陈天阔重回商行。马六前脚被抓,阿婵后脚去找大双子,没想到大双子已卷款逃跑。马六入狱后,和舵爷关在同一间牢房。乌鸡把九丹和占春带到荒郊野外,露出本性,想强暴九丹,占春为救九丹,被乌鸡刺伤,乌鸡则被占春砸死。米婶向孙母通风报信,说占春出事了。孙母立即赶到医院,得知九丹是去找建武,才招此横祸,孙母怒不可遏,要将九丹沉塘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6集剧情介绍

  育良回到商行,把九丹沉塘的消息告诉陈天阔。陈天阔驱车赶到,从河里救起九丹。但九丹并不感激他的救命之恩,育良告诉她,小少爷整起事件,老爷并不知情,如果当时陈天阔在家,一定会阻止这场悲剧发生。九丹不接受任何解释,在她眼里,陈家每个人都是她的仇人!九丹不顾陈天阔的劝阻,去看占春,占春在她的呼唤下终于醒来。九丹发誓再也不离开占春,孙母警告她,要是再做出格的事,照样将她沉塘。马六不知道舵爷和陈天阔的关系,把小少爷遇害真相全告诉舵爷。建武率弟兄下山救舵爷,念及可能一去不回,建武渴望见九丹最后一面,他请卖烟的小孩给九丹送信,信被孙母截住,孙母亲自来茶馆会建武,谎称九丹又怀了孕,叫建武断了念想。游月娥要冯局长替她杀人灭口,狱警接到电话,快剧网首发,想出一个一举两得的妙招,叫舵爷把马六杀死,狱警冲进,再把舵爷打晕,送去医院,这样舵子帮就能直接把舵爷从医院劫走。马六被杀的消息传到陈府,阿婵意识到游月娥下一个对付的人就是她,赶紧收拾东西,远走高飞。九丹提着刀要去替爹娘报仇,被孙母拦住,孙母劝她冷静,别拿鸡蛋碰石头。阿婵不想这么便宜了游月娥,她如法炮制,给游月娥寄去勒索信,但她道行没大双子深,取钱时被逮个正着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7集剧情介绍

  阿婵被带到游月娥面前,将勒索经过如实说出,求游月娥饶她这一回。冯局长问游月娥如何处置阿婵,游月娥冷笑说,要她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马六暴毙,阿婵失踪,让陈天阔很惊讶,越发觉得其中有蹊跷,种种迹象都和小少爷的死有关。舵爷感念建武的救命之恩,犹豫再三,把马六告诉他的秘密转告建武,建武义愤填膺,当场要去找陈家算帐,舵爷有伤在身,没拦住他。建武策马来到扈城,在街上遇到九丹,说要把陈家全部杀光,九丹劝建武不能错杀无辜,建武根本听不进去。他首先闯进商行,开枪打伤陈天阔,要不是九丹拦着,他就要了陈天阔的命。他不明白九丹为什么护着仇人,不让他开枪?两人为此反目。陈天阔鬼门关前走一遭,认为这是该还的血债,他不想追究建武的那一枪。游月娥被关进小屋,就在这节骨眼上,她怀孕了,老夫人转怒为喜,当陈天阔得知这一消息,更是错愕。建武遇到抓壮丁的,被拉去前线当炮灰。九丹去警察局报案,冯局长阳奉阴违,将笔录扔进垃圾桶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8集剧情介绍

  陈天阔出院后,去见游月娥,质问她孩子是谁的?游月娥说当然是你的。陈天阔按捺住满腔怒火,表示会让她顺顺利利把孩子生下,圆了母亲为陈家添香火的心愿,原来老夫人罹患了晚期淋巴癌,时日无多。孙母买来一瓶毒药,倒进豆腐里,给陈府送去。她将占春和心慈托付给九丹,要九丹无论如何把文秀找回来。九丹越想越不妥,最后关头还是拦住孙母,不让无辜者连累受害。入夜,一个黑影潜入游月娥房间,游月娥惊见黑影竟是死而复生的马六,吓得放声尖叫,马六刺杀不成,跳窗逃跑。裘大可视察前线,一颗炮弹飞来,建武将他扑倒,救了他一命,他将建武提拔为侍卫兵。孙母去慈云寺烧香不在家,占春见九丹忙里忙外没时间做饭,便给她下了碗面条,误将那瓶毒药当调料倒进面里,九丹吃了,不省人事。建武随队伍来到县城,巧遇文秀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29集剧情介绍

  建武劝文秀赶紧回家,文秀不从,非要跟着他,非他不嫁。她说到做到,报名当了卫生兵,建武拿她没辄。九丹被送医急救,虽捡回一条命,但双目失明,孙母不禁哀叹,家里一个傻,一个瞎,这日子怎么过?为了摆脱文秀,建武放着侍卫兵不当,宁可上前线当炮灰。陈天阔得知九丹失明的消息,立即安排她上省城,接受名医治疗,孙母也跟着去。九丹临走前一晚,让占春睡在房里,占春仍忠犬似地打地铺,守着她,九丹感慨地说,如果没遇到她,占春的日子会不会好过点?九丹来到省城,住进陈天阔别墅,孙母骗她说这是旅店,她不信,觉得怪怪的。冰雪聪明的她,很快猜到张罗这一切的人是陈天阔,她不顾一切逃离别墅,被很快被找回,陈天阔递给她一把刀,说如果杀了他能消除仇恨,那她现在就可以报仇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30集剧情介绍

  建武和建文在战场上相逢,建武没想到建文参加了红军,他为建文挡子弹受伤,文秀冲上前线,拼死将他背下。在建武养伤期间,文秀每天来看他,并答应替他打听他娘的下落。经过治疗,九丹重见光明。那厢,游月娥九死一生,生了个儿子。消息传来,陈天阔悲愤又无奈,他告诉育良,他做过身体检查,医生说他这辈子不能生育,为了母亲,他才咬牙将这份屈辱扛着。他俩的对话,被九丹听见,她劝陈天阔善待那个孩子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。陈天阔告诉她,这屋子里曾住过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。当陈天阔说出萧百合父亲的名字,九丹浑身颤抖,原来她和百合是失散多年的姊妹。陈天阔带她来到百合的墓前,将百合的工作日记交给她。建武不愿再给白狗子当炮灰,琢磨着怎么逃离。游月娥终于如愿以偿,获得老夫人赠送的夜明珠。九丹病愈后回到豆腐店,文秀来信,说她和建武在一个部队上。 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吉人自有天相第31集剧情介绍

  九丹彻夜不眠读百合的笔记,越读越激动,彷佛为她的世界打开了一扇窗。她主动去找陈天阔,想成为像百合那样的人,她想办个为百姓服务的诊所,获得陈天阔大力支持。游月娥故意抱着孩子,去气陈周氏,陈周氏反讽是不是陈家的香火,问老爷就知道了。陈周氏一语道破,在这宅子里,没有赢家。悬壶诊所热闹开张,看到九丹的成长,陈天阔十分欣慰。九丹当起地下交通员,利用出诊的便利,给苏区送情报。苏区缺麻药,她又根据祖传秘方,熬制麻药。她的出色表现让她通过组织上的考验,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。育良在街上碰到马六,将他扭获到陈天阔面前,马六把什么都招了。陈天阔在后院树下挖出药渣。他把游月娥带到白云山,在铁的证据面前,游月娥终于低头认罪,但为了母亲,他暂时不动游月娥,她还是陈家二奶奶。文秀上山找建武家人,正好看到这一幕。她带九丹去见建武,建武还没从仇恨中走出,九丹对陈家的宽容让他很不谅解。游月娥从山里回来,得了和小少爷一样的怪病,浑身奇痒难耐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32集剧情介绍

  陈周氏提议请九丹来给她治病,九丹不顾孙母的反对,居然应了下来,出乎陈天阔的意料。入夜,九丹给游月娥抓药,她知道,只要将马钱子剂量加大,游月娥就没命了,但她最后还是不偏不倚,照剂量抓药,她是一名大夫,她不能对自己的病人下手。九丹如约来到陈府,给游月娥治病。而游月娥怕她报仇,携带细软,爬墙逃跑不成,被押了回来。九丹亲自给游月娥煎药,陈周氏对她说,报仇的机会到了。游月娥给老夫人下跪,求他们放了她。她冷笑地对陈天阔说,就算把她杀了,九丹也不可能变成死去的萧百合。陈天阔告诉她,九丹和百合是亲姊妹。游月娥彻底绝望,她对陈天阔说,知道我为什么扯下你胸口的第二颗扣子?因为靠心脏最近,我得不到你的心,只能得到一个扣子。面对文秀的追求,建武一再说,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,他心里只有一个九丹,这辈子不可能再爱上别人。他俩逃跑路上,遇到替苏区运盐的舵爷,建武将敌人引开,让盐帮顺利通过封锁关卡,而他和文秀双双被抓,被迫随部队开拔到扈城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33集剧情介绍

  文秀回家看望母亲,母女俩抱头痛哭。建武随裘大可来陈府拜访,陈天阔不在家,陈母接待了他们,忆起当年和陈天阔一起在巴黎留学的情景,裘大可十分感慨。面对有杀父之仇的陈家,建武几次想拔枪,都按捺下来。他偷偷去豆腐店,看到九丹和占春一家平平静静,和乐融融的情景,心情十分黯然。孙母发现了他,对他说,九丹回不去了,求他别再让九丹分心。孙母怕建武和九丹藕断丝连,逼文秀离开建武。陈天阔得知裘大可驻扎扈城,担任剿匪司令,亲自去会会他,叫他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裘大可反过来劝陈天阔,不要和共产党走得太近,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。裘大可派了暗哨,监视陈天阔的一举一动,育良只好通知九丹,暂时关闭交通站。建武以酒消愁病倒了,九丹去看望他,两人终于敞开心胸,把话说开。文秀在门外听着,九丹和建武的真挚感情深深打动了她,她终于决定放下对建武的爱。共产国际派代表赴苏区参加党代表大会,不料到了省城,一名代表牺牲,另一名叛变,裘大可接到上峰指令,以叛徒为诱饵,将地下党一网打尽。孟姐去码头接头,把叛徒唐健锋接到旅店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34集剧情介绍

  陈天阔和育良去旅店送通行证。九丹预感会出事,借口出去找占春,来街上察看。组织上派建文来到扈城,特地转告孟姐,唐健锋叛变了,就在这时,一群便衣冲进,在激烈的枪战中,孟姐壮烈牺牲,唐健锋被育良接走,建文则负伤逃跑,幸好巧遇九丹,九丹将他拉回诊所,给他动手术,取出子弹裘大可得知唐健锋被一辆黑色轿车接走,顿时心中有数。他下令全城大搜索,建武带队来到悬壶诊所,发现地上有血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占春急中生智杀鸡,才骗过搜索的士兵。九丹带建武走进柴房,建武看见昏迷不醒的建文,当场愣住。那厢,陈天阔把唐健锋接到安全地方,决定启动第二方案。裘大可亲自来会陈天阔,两人下棋,旁敲侧击,话中带话,裘大可要陈天阔把唐健锋交出来。孙母怕建文连累家人,叫九丹把建文挪走。深夜,建武和九丹、文秀、占春把建文转移到盐帮的山洞,舵爷热情接待他们。九丹给建文送药,建文讲起苏区的情况,勾起她无限向往。由于建文行动不便,九丹主动要求代他去茶庄接头。陈天阔和商行伙计换衣服调包,成功摆脱盯梢,来茶庄接头,他没想到前来接头的竟是九丹,九丹告诉他,唐健锋是个叛徒,组织上要他就地处决。建武来探望建文,方知母亲被白狗子活活打死,建武噗通下跪,声泪俱下说对不起娘,发誓再也不为白狗子卖命。

吉人自有天相第35集剧情介绍

  唐健锋想逃,被陈天阔堵住,将他处决。九丹顺利完成任务,回到盐帮山洞,转告建武,陈天阔想找时间和他聊聊。剿匪军朝山里搜来,占春替九丹挡子弹,不幸牺牲。九丹和建武把占春尸体运回家,孙母伤心欲绝。九丹亲自替占春更衣,泣不成声,欠占春的她怎么还?她发誓一定替占春报仇。裘大可逼陈天阔把唐健锋交出来,陈天阔冷笑以对。建武去见陈天阔,不明白像陈天阔这么有钱的人,为什么要加入共产党?陈天阔的一席话让他茅塞顿开。在陈天阔的指引下,建武成为插入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。文秀也加入革命,和九丹一起替苏区运送物资。每年百合生日,陈天阔都要请孤儿院的孩子给她唱一首生日歌,九丹替姊姊许愿。九丹从孤儿院出来,被盯梢的裘大可看见,发现她竟然和百合长得一模一样,决定把九丹抓起来。陈天阔去剿匪总部要人,裘大可拿九丹当人质,逼陈天阔脱离共产党

吉人自有天相第36集剧情介绍

  裘大可又拿建武当诱饵,放他去监狱探望九丹,暗中监听,但什么都没偷听到。文秀回家照顾母亲和心慈,孙母后悔当初不该强娶九丹,毁了九丹,也毁了占春。九丹在狱中度过半年时光,陈天阔突发奇想,以迎娶的方式,营救九丹出狱。迎亲队来到监狱,陈天阔召开现场记者会,制造舆论声势,给裘大可施加压力,裘大可迫于无奈,只好放了九丹。老夫人看了报纸上陈天阔和九丹的结婚新闻,大吃一惊。游月娥一旁搧风点火,说九丹是共匪,是剿匪总部的死囚。老夫人暴跳如雷。陈天阔计划把心慈接来,安排机会让九丹带着孩子,和建武一起去苏区。老夫人前来兴师问罪,气急攻心,病重吐血昏倒。文秀告诉建武,陈天阔和九丹只是演一出戏,不是真的,快剧网首发,但建武看到九丹穿着婚纱,从监狱里走出,那一刻心里还是很难受,他问文秀,爱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?老夫人弥留之际,承认不是称职的母亲,在儿子的婚姻大事上,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,她一再叮嘱陈天阔,要好好活着。游月娥心想老夫人一死,陈天阔就会对付她,她赶紧收拾细软逃跑。九丹回诊所看心慈,孙母咬牙将她赶走。 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吉人自有天相第37集大结局剧情介绍

  孙母这么做,是要放九丹走,孙家欠九丹太多太多,她祝福九丹跟着陈天阔过几天好日子。游月娥向冯局长告密,说陈天阔是共产党,全靠拜把弟兄裘大可罩着,才相安无事建文突然出现在建武面前,他此次来扈城是执行一项任务,苏俄赠送给苏区一批药品,要想办法运进苏区建武支走盯梢的,让建文和陈天阔顺利接上头建文斥责陈天阔身为共产党人,竟然娶小老婆,陈天阔说明他的真正用意,才消除建文的误会建文要九丹把诊所开起来,做运药掩护。 陈天阔找裘大可开特别通行证,为九丹的诊所进药。孙母叫文秀把心慈给九丹送去,可九丹任务在身,又把孩子托付给孙家照顾。陈天阔深知这次行动吉凶难卜,他将陈周氏送去省城躲避,游月娥暗中监视。入夜,舵爷假扮收粪的,通过移花接木,巧妙地将药品运走。眼看就要大功告成,冯局长率领警察,将他们包围,陈天阔和建武共同杀敌,陈天阔为掩护建武撤退,壮烈牺牲。建武赶到诊所,带着九丹逃出裘大可的包围。游月娥重回陈府,狂笑几声,说你们休想把我赶走!这时枪声响了,开枪的是马六。这些日子,马六四处寻找阿婵的下落,终于在烟花巷找到残花败柳的阿婵,阿婵求马六杀了她,得以解脱。马六杀了游月娥,自己也举枪自杀,去黄泉路上陪阿婵。裘大可来到停尸间,亲自脱帽,给陈天阔下跪。九丹和建武来到白云山那棵大树下,树上结满象征思念和忠贞的红带子,他们朝扈城深深三鞠躬,奔赴苏区,展开新的人生。

 1/7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
目前有 条留言

欢迎发表您的看法!

留言无头像?